因凡蒂诺的反击

新华社多哈11月21日电题:因凡蒂诺的因凡反击  新华社记者刘旸、单磊、蒂诺的反韦骅  “不要向东道主施压,因凡不要向球员和教练施压,蒂诺的反不要分散他们的因凡注意力,让他们聚焦比赛,蒂诺的反让大家享受比赛。因凡如果你们一定要批评,蒂诺的反就冲我来……”  “为什么一定要在四年一次的因凡比赛上,对别人横加指责,蒂诺的反仅因为他们看上去和我们不一样?这是因凡彻头彻尾的种族主义。你们批评的蒂诺的反事情都在发生变化,这需要过程和时间,因凡想想欧洲国家面对这些问题经历了多久的蒂诺的反、怎样的因凡过程……”  “我个人认为,如果你一天有三个小时不能喝酒,你会活得好好的。很多欧洲国家也在球场限制酒精饮料,不能因为做出这个决定的国家不是西方国家,我们就区别对待……”  近日,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在卡塔尔世界杯开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近一小时的论述,言辞尖锐,语气从沉稳到激烈,矛头对准西方政客和西方媒体近来对卡塔尔陈词滥调的指责。  西方政客和舆论对卡塔尔世界杯的指责由来已久。由于举办时间与欧洲职业联赛时间冲突,欧洲足坛不得不让渡出一部分权益给世界杯,让这届世界杯在欧洲足坛并不讨喜。  随着世界杯临近,一些西方媒体开始“炒冷饭”“旧事重提”。西方对卡塔尔世界杯的批评主要集中在国际劳工权益、性别平等、同性恋等“性少数群体”球迷在卡是否会遭遇威胁、球场以及周边禁售酒精饮料等等。  面对喋喋不休的指责,因凡蒂诺疲于应付。他在2023年女足世界杯抽签仪式等多个公开场合反复呼吁国际体育界要团结,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协商沟通,游说国际人权组织等,向各方介绍卡塔尔人权状况进展。在多哈的卡塔尔国家会议中心召开的有400多名记者的新闻发布会上,他逐条回应了西方舆论的各种指责,几乎没有时间讲足球。  “世界杯期间我们不聚焦足球,是件令人感到遗憾的事情。”因凡蒂诺说。在这位52岁的国际足联掌门人看来,西方的指责只会加剧撕裂世界。  针对国际劳工权益问题,国际足联和卡塔尔官方多次声明称,卡塔尔已采取措施、出台法律改善劳工工作环境和待遇福利,这是个长期过程,并且改革的步伐不会停止。卡方认为,如果劳工问题出现在西方社会,只会被认为是公司违法行为;如果出现在这里,就会被炒作成社会制度问题,是典型的双重标准。  “我们欧洲人太爱给人上课了。欧洲人过去3000年在这个世界上做的事情,我们得道歉3000年,才有资格道德说教。”因凡蒂诺说,“我6年前就来到这里,看到太多欧洲企业在这里捞金。他们提出过劳工问题吗?没有,因为那意味着收益减少。”  因凡蒂诺认为,不能因为劳工问题拒绝与卡方合作,更不能以此为由抵制卡塔尔世界杯,只有参与共事,才能积极推动解决问题。他建议西方政客和媒体可以参考欧洲历史,思考当前对卡塔尔的批评是否合适。  “我出生在瑞士,是移民劳工的儿子,父母在艰苦条件下工作,不是在卡塔尔,是在瑞士。瑞士全境直到90年代女性才有完整的投票权,不是19世纪90年代,是20世纪90年代。”因凡蒂诺说,“我们现在习以为常的事情都经历了漫长的过程。”  对于“禁酒令”的指责,因凡蒂诺认为,不仅暴露出西方对卡塔尔当地文化习俗的不尊重,而且再次显示出西方自我优越的双重标准。他说:“请不要夸大分歧、挑起对立。”  当因凡蒂诺说道,“我与卡塔尔人感同身受,与国际劳工感同身受,与残疾人感同身受……”时,有西方记者提醒说,“你没说与女人感同身受”,因凡蒂诺赶忙补上,会场传来一阵无奈的笑声。  国际体育界不断被西方政治所操弄裹挟,一位西方体育人,已经有些吃不消了。

托尼·克罗斯